银川中山公园埋藏了86年的秘密,你知道吗?

一座没有公园的城 市,必将在钢筋混泥土 中迷失。也只有在公园 才可



一座没有公园的城 市,必将在钢筋混泥土

中迷失。也只有在公园 才可以看见城市还有生 命的蠕动!



清晨,城市的第一束阳光往往是先光临公园的某一个角落。在听见第一声鸟儿叫唤,便会听见一串脚步声;接着是一群鸟儿的歌唱,便会有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掀起一个热闹的公园。脚步声、吆喝声、乐曲声、鸟鸣声谱写成一曲跌宕起伏的交响乐;

跑步、打羽毛球、打太极、跳舞、秧歌。在树脚、在湖边。俨然一个歌舞升平的世外桃源!



中山公园

工作闲暇之余,最喜欢漫步在草木繁茂、鸟语花香的公园小路,抛却工作中的所有不开心,一个人欣赏、一个人思考,放松身体、放松心情,将自己努力的融入那片自然美景中,感受它,感受自我。


·
中山公园

凡是在银川生活过,就没有人不知道中山公园的存在,如今说起中山公园,印象里已经不仅仅只有游乐场、动物园还有无时无刻无休止的广场舞,动感的节奏,摇晃的身体,不分年龄性别,在那块广场舞池里,只有音乐和舞蹈,俨然已经成为中山公园里亮丽的一角。但是无论如何,无论春夏秋冬,经历了时间和历史的沉淀,中山公园有着它独特的、别样的美,令人无法忽视。


“中山公园”往昔

中山公园自1929年春始建以来,至今已有86年的历史。 86年来,“中山公园”经过国民宁夏政府、新银川一代代公园人的艰苦创业和不懈努力,如今已建设成为集休闲、娱乐、园林、绿化为一体的宁夏名胜古迹之一。


PARK

“中山公园”的名字由孙中山而来

1929年1月民国宁夏政府成立后,省政府随即收到国民政府农矿部一份文件:“为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5周年,全国每年开春季节,都要种树绿化,造福万世子孙”。省政府收到文件后,积极落实民国政府的文件精神。


民国宁夏省政府首任主席门致中,在政府的一个工作会议上提出,民国宁夏省政府每年都要带领宁夏民众在清明节开展全民义务植树活动,以纪念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在这次会议上,决定在西门马营废墟的基础上(西门马营是明清时期朝廷在宁夏驻军的驯马场所)建设一座公园,公园占地0.5平方公里。这次会议还决定,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将宁夏首座公园定名为“中山公园”。

1929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5周年纪念日,民国宁夏省政府在政府礼堂(近银川怡园位置)召开近千人的纪念大会。纪念大会结束后,参会人员前往“中山公园”挥锹培土、挖坑浇水,用一天的时间,种植树木,这是宁夏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展的大规模植树造林活动。


1929年7月,吉鸿昌主政宁夏后,省政府投资在“中山公园”建设1000多平方米,容纳800多人,砖木结构的中山纪念堂,这是当时宁夏第一大建筑。吉鸿昌为它取名为“宁夏人民会场”。

1929年11月,“中山公园”正式挂牌开园。从此以后,民国宁夏省政府的大型集会、演说,省城老百姓的娱乐演出都在这里举行。省城老百姓第一次领悟到“中山公园”给他们带来的欢愉和休闲。


PARK

公园引进大批罂粟花

马鸿逵主政宁夏后,在“中山公园”修建宁夏第一个高级宾馆,取名“明耻楼”,专为接待国民政府的高级军政人员。同时还在园内的东南处位置,为蒋介石专门修建“怀远楼”一幢,翻修了中山纪念堂——宁夏人民会场。购进了数十种观赏植物,整修了园内的“文昌阁”。派兵挖湖、填坑、割芦苇、挖渠引进唐徕渠水,经过数月苦战,终于修成了现在公园南银湖的水域面积。银湖里面放有宁夏的黄河鲤鱼、鲫鱼、草鱼等鱼类品种,还加工制作了几条舢板木船,供游人划船、钓鱼。马鸿逵休闲时,经常带着四姨太刘慕侠划船、钓鱼,消遣娱乐。


1936年,马鸿逵花巨资从西安引进两颗桧柏“常青树”,一棵种在 “中山公园”,另一棵种在王太堡马鸿逵母亲的公馆。经过认真的培育、浇养、呵护,这两棵树四季常青。马鸿逵还从北京引进夹竹桃、石榴等本木花类,还有仙人掌等草本花类,有人提议罂粟花迷人好看,马鸿逵便从南方引进大量罂粟,在“中山公园”种植。每年罂粟花开的季节,花团锦簇,引得旧银川市民前来观赏看景。


PARK

蒋介石在中山公园留过影

1936年11月,蒋介石第二次来银川。蒋介石一行人在马鸿逵的陪同下,游览了旧银川的市容市貌,登上了旧银川的最古老的建筑北塔。随后他们徒步来到中山公园内马鸿逵父亲云亭纪念碑前,观看当年由蒋介石亲自为马鸿逵父亲马福祥去世时书写的“遗爱长留”四个大字。纪念碑全部用汉白玉、白水泥砌制而成,座基间方10米左右,碑高8米左右,马鸿逵在纪念碑前和蒋介石、宋美龄、张学良等人合影留念。


1949年9月银川解放后,有关部门把云亭纪念碑上的“遗爱长留”四个大字和碑文全部铲掉,改为“宁夏解放纪念碑”。“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在“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下,有人认为纪念碑名义上是“宁夏解放纪念碑”,但实质上还是马鸿逵为其父歌功颂德的纪念碑。在当时的背景下,坚决不允许银川有“封、资、修”遗物,于是,1966年7月的一个晚上,这块纪念碑被损毁。


PARK

罗时宁为“中山公园”倾尽全力

1939年7月,罗时宁大学毕业,经院长邹树文的推举介绍(邹树文为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院长,马鸿逵五姨太邹德一的至亲),罗时宁于1939年10月,长途跋涉来到西北边陲民国宁夏省银川。民国宁夏省建设厅根据他的学业专场,将他分配到省城“中山公园”


1940年1月,经民国宁夏省政府主席马鸿逵批准,任命罗时宁为“中山公园”管理处主任兼农事试验场场长。罗时宁到任后,根据宁夏省的地域特点,大力整治改造“中山公园”,重新绘制“中山公园”建设规划,将“中山公园”划为绿化、苗圃、果木、花卉、动物、农作、蔬菜、游乐等8个区。并建造温室,培育花卉,引进观赏树木,铺设公园园路、开挖银湖,营造公园凉亭,修建公园花坛,维修“文昌阁”,并将“文昌阁”四周的土台基用砖包墙砌成。经过治理后的“中山公园”面貌焕然一新,形成了园林式公园。


1943年9月,民国中央大学校长、西北建设团团长罗家伦在马鸿逵的陪同下来到中山公园,罗家伦看到宁夏省银川竟有如此风景秀丽,环境优雅的公园,感慨万千,临别银川时为罗时宁作诗一首:“欣遇罗诗灵,华蔚文伉俪,诗灵树木,蔚文树人,同在余长中大时毕业,而均有声于朔方,别来数年而子女已成行矣”。

中央大学农学院院长邹树文看到自己当年的学生在宁夏有这么大的作为说:“宁夏省的造林工作,有甚于上海、南京。”并挥毫泼墨:


绿树成荫丽朔漠,双飞应不感离群;

诗心悟到空灵处,文采蔚为塞上云。


本报综合



宁夏老人终于有自己的报纸了

《宁夏老年》是宁夏老人自己的报纸,传播的都是宁夏人、宁夏事。有时候可能是发生在你身边的一个小故事,真实的情感让你感同身受;有时候可能就是你身边的一个人,那种熟悉让你倍感亲切;有时或许就是宁夏人的一种生活方式,给大家的生活增添了一份乐趣。

2015年,《宁夏老年》将打造成宁夏中老年朋友更好的交流平台,读者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了解资讯、发表见解,与全区的中老年朋友们一起分享那些新鲜、感动的事儿


作者: 宁夏广播电视报
发布日期:2015-11-18 22:23:33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