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中国房地产真正承受压力在五年以后

“2015金融领袖高峰论坛”上,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实现7%经济增长基本没有可能性。大家要抛弃GDP速度




“2015金融领袖高峰论坛”上,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实现7%经济增长基本没有可能性。大家要抛弃GDP速度情结,回归经济基本面。


中国房地产报:你对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增长是如何判断的?


向松祚: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一个非常严峻的阶段。我不认为中国经济有所谓的V型或W型反转,中国经济增速一定是一个缓慢下滑的过程,我只希望政府不要让中国经济出现急骤下降。


为什么中国经济突然在这两年进入到一个让全世界都担忧的阶段?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过去我们过度追求高速度,造成很多后遗症和负面的效应。


过去的速度情结带来的模式就是稳增长,稳增长就需要稳投资,稳投资就需要上项目,上项目就需要搞贷款,搞贷款就需要货币,这就是一种典型的速度情结所造成的一种发展模式,但是今天这个发展模式根本不可能再持续。所以大家不要一味关心GDP增长是7%、6.5%还是6.9%,不要再强调速度,抛弃速度情结,回归经济基本面。


中国房地产报:你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担忧来源于哪里?


向松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刚刚发布统计数据认为,过去7年,中国的浪费投资高达GDP的1/4,我们今年GDP按照64万亿元计算,1/4就是16万亿元。这其实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根本麻烦,就是这些无效投资造成严重的产能过剩。中国17个行业存在严重产能过剩。


我们做过测算,仅仅过剩产能这一项,就根本不足以再让中国经济维持7%的增长,原因非常简单,我们的制造业全面产能过剩,房地产全面产能过剩。房地产和制造业这两项加起来占据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仍然超过一半,还怎么增长?我国的进出口总量已经非常庞大,占到全球的12%,中国还要怎么增长?


所以关心中国经济应该考虑如何把资产、资本和财富配置到新的增长点上,这就需要我们放弃单纯依靠货币信贷扩张,依靠高杠杆、高负债来盲目扩张产能的模式。


中国房地产报:新的经济增长点来源于哪里?


向松祚:传统行业维持在个位数增长哪怕是5%已经难能可贵了。新经济增长点应该来源于教育、医疗、文化、旅游还有跟新工业革命相关行业的增长。新工业革命相关的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机器人、新能源、生物科技等,这些肯定会高速增长,但这些行业的增长不足以弥补传统行业的放缓。如果我们的财产、资本、投资能放到新增长点上,中国经济增速不会出现急骤下滑,同时经济增长质量会大幅提升,这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应该把大量资金通过投融资改革完善到农村基础设施上,这是对中国经济最大的支撑。中国经济不是没有增长点,而是增长点很多,只是现在要调整我们的思维,改变我们的体制。


中国房地产报:你对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发展是如何预判的?


向松祚: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有所好转,有所回暖,但大量三四线城市、部分二线城市去化很困难,没有任何回暖迹象。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中国很多城市房地产几乎没有人消费。如果没有人消费,即使今天这个房子卖出去了,是财富吗?我做过一个测算,中国房地产真正承受压力在五年以后,也就是2020年之后。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现在家庭拥有两套房、五套房还有N套房的很多,需要套现的也很多。


房地产整体行业过剩,未来就是结构调整,品牌提升,消化库存,降低负债。房地产行业不可能再出现快速增长,有些地方已经是负增长了。


来源 | 中国房地产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