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抵挡墨脱召唤的我,终于踏上了徒步之路!

点击上方“砾石户外精选”我们,万一有你喜欢的内容呢。“远方心动的霎那,世界在你我脚下。”——崔子格《在世界之巅呼唤爱》随小石一起看看,来自砾石

点击上方“砾石户外精选”我们,万一有你喜欢的内容呢。


“远方心动的霎那,世界在你我脚下。”

——崔子格《在世界之巅呼唤爱》




随小石一起看看,来自砾石 @fang170261 的故事分享。


大概在一年前,我有了要走墨脱的念头。那年从云南回来后,一个户外的QQ群里有人曾经聊起过墨脱这个地方。或许是从小喜欢墨香,对于“墨”这个字尤其敏感,索性百度了一下,不料想关于墨脱的种种,居然牢牢的拽住了我的思绪,想逃都无处可走。莲花墨脱的传奇,安妮宝贝的奇遇,门巴和洛巴的古老故事,还有南迦巴瓦下神秘美幻的热带雨林,丝丝缕缕将我罩于其中,而我则乐此不疲的在里面神游。




人之所以会付诸行动,多半是由于难以遏制的好奇。同样的好奇在我身上体现的更透彻,萌生走墨脱的想法顺理便成章了。



四月底,三夫居然推出了墨脱线路。虽然时间仓促,但我依然没有犹豫,紧锣密鼓的张罗装备。绝对服从领队安排,参加了王大台到北灵山的拉练,实战证明我的体力一般下等。拉练时,一直被后队收尾。差点被领队拒收,还好我耐力不错,勉强被收留麾下。一路上推土机领队一直都在嘀咕,我能不能走完墨脱,直到顺利走到墨脱县城后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墨脱之旅

从拉萨集合,包车到派镇开始徒步:派镇——经多雄拉山——拉格——汗密——背崩——墨脱县城,在墨脱县城搭乘最破旧的国产越野车颠簸到54K,从54k开始徒步,翻过嘎隆拉山,到山脚下就开始有公路了,乘车经波密回拉萨。




心存善而无毒侵

触摸灵魂深处的自我


在到达派镇前,飞机上的看到的雪山,包车沿路看到的风景,让我有了许多新的感悟,仿佛触摸到了灵魂深处的自我。


我们用脚步丈量无限的山河,应该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感谢自然的宽容,允许我们回归自然和原始,体会雪山和原始森林赐予我们的恩惠,使得我们在有生之年能够得到一时片刻的纯净与无邪,抛开尘世的喧嚣,让高山的雪浣洗我们沾满烟尘的心灵。


包车从拉萨到派镇,到米拉山口时,五彩缤纷的经幡在蓝色的天空中飘扬,无数经文在风中被诵读了万千遍,信徒的虔诚飞扬在米拉上空。


被五彩经幡感化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我们这些过客。“心存善而无毒侵”,这句话也是对经幡的感吧。万事万物皆需要去感化和悟道,感悟过程中内心的纯净会不断的升华。



踏上征途前

劳其筋骨,苦其心志


凌晨五点多,我们装备整齐,戴着头灯站在门口等待。天还黑着,我们不由得仰望天空。因为据说,天气决定爬多雄拉顺利与否。我们和背夫们连同背包整整占满了后斗,各种各样的姿势尤其好笑,蜷腿的、伸腿的还有仰面朝天的。




一路上大家都被起伏跌宕的路颠的呜呀哎呦的乱叫,整个车斗像极了一个巨大的炒锅,我们十几个人俨然炒锅里的豆子,跳来蹦去,直到骨头架子散的七零八落的窝在肌肉皮囊里的时候卡车嘎然而止,传说中的巨树横倒在路中间,这样的情景图片在网络上看过不止一遍,从派镇到松林口的一段似乎这是必然要上的一课。一顿柴刀、搬、抬、劈、破,路通了,卡车又行了一段,松林口,到了!


经过一路颠簸的折磨,到达松林口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周围的景色都能看到清楚。墨脱的路应该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虽然总有一个信念,只要我坚持,别人能走下来,我也能行的。



坦然独享

未尝不是修炼


真正的墨脱路开始了!一路缓坡我一直保持在前队的位置。感觉体力还能行,感冒药的效果不错,头疼、鼻塞的症状轻了好多。




陡的地方大多是切过去,稍微省些力气。但也有直接爬升上去的,前面人的脚就落在我的头顶上,气喘如牛,呼哧呼哧,蛮有节奏,按照自己呼哧的节奏,虽累但也能坚持,踩在前面队员踩出的雪窝里,不觉得很滑,走的还算稳,白雪覆盖的山路,视觉上减小了落差,对于恐高的我倒是有点帮助,只顾低头行走,听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感觉自己的状态。




好多人很难理解,为什么要出来花钱受苦。又有什么重要呢,只要自己喜欢就好。做事从来不需要理会别人的看法,自己认定的事情别人也很难改变,或许就是所谓的个性。坦然独享,未尝不是修炼。



难熬的拉格

铺满鲜花的拉汗



难熬的拉格


从多雄拉下来,远远的望见拉格,几间破旧的木板棚被围绕在绿树群山中,隐约有青烟笼罩,似世外桃源,仙境一般。哪料走近后感觉比庐山瀑布的落差还要大,古朴天成的木板棚用透明的塑料布做顶,木板之间的缝隙能将外面的世界一览无余。空气潮湿,多雄河叫嚣着从吊脚木棚下奔流而过,带着雪的温度侵袭着皮肤。


铺满鲜花的拉汗


据领队说,拉格到汗密的行程是最轻松的一天,风景也最美。虽然路泥泞不堪,偶尔有条小溪从烂泥乱石中穿过,潺潺的水声清亮着我的心灵,茂盛的绿苔满布在横的、竖的、斜的粗壮的树干上,俨然一件妖娆的衣衫,裹着丛林中美貌的仙女,一条条青藤随势而下,万条千条丝绦裙萝带点缀着原始森林,美妙成无限的风景。


如在天堂里行走,很想说一句“感谢自己来走墨脱,感谢墨脱让我下了如此的决心,感谢墨脱路上如此迷人的风景,感谢我所见到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



从天堂跌进地狱

穿越蚂蝗区,塌方区


如果说拉格到汗密的路是天堂,那么从汗密到背崩就可以称作地狱了。

穿越蚂蝗区


汗密开始的这天正式要经过蚂蟥区,大量的蚂蟥会在路上等我们喂饱。印象里看过的游记里说过蚂蟥区要快速通过,尽量别碰路两边的植物,领队也这样叮嘱我们。我一向比较听话,除了上坡总是飞快的捯嗤着两条腿,登山杖也收起来举在胸前,极力避免碰到两边的树叶。一路顺利通过,不过后来过老虎嘴的时候我中了招儿,一只硕大的蚂蟥爬在我后腰上,抓了三次才拿下来,一条黄褐色花斑蚂蟥,队友在后面惊叹不已。


走过塌方区

第一个塌方都是滚落的乱石,坡度还算缓和,所以走过的时候没觉得很怕,也不紧张,慢慢的就走过了。后来的塌方一个比一个陡,一个比一个险,塌方的土石很松,没有路,领队用砍刀开出很窄的坑,帮我们踩得尽量平一点,但依旧很窄,只有一只脚的宽度。




面对左侧深不可测的悬崖,右边松软易落的土石,我是怎么也不能像队友那样轻松的说笑。即使在文明社会所谓的安全地带都不能避免生命的消逝,更不用说在如此危险系数高的塌坊地带了。如果我们在塌坊出现一点点的差错,那我们的墨脱将是一场噩梦。


徒步穿越墨脱

梦想对话

X

fang170261


不为征服,只为融入


Q:在行走墨脱之前,您还走过别的线路吗?

fang170261:墨脱是我第一次长线徒步,之前只有一次扎营活动,就是领队在墨脱前组织的拉练,可以说我的徒步起点比较高,第一次长线就是个比较难的路线。


Q:去过墨脱之后,您那是个怎样的地方?

fang170261:墨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落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供电不稳定,电视看不了几个台,我们还去了当地一个学校,当时正有学生表演民族舞蹈,很精彩,观众也很多!



Q: 感冒发烧在高海拔地区是件很危险的事,您当时是怎么决定带病行走的呢?现在想想会后怕吗?

fang170261:当时感冒发烧确实很难受,但我本身是医生,对自己状态比较了解,所以就决定坚持下来了。不建议其他山友效仿!


Q:爬坡、走雪地、穿越蚂蝗聚集地、走塌方区,您觉得那个挑战最大?

fang170261:当时对我来说过塌方区最困难,因为我恐高,最危险的地方是领队拉着过去的。不过现在练习攀岩已经基本克服恐高了。


Q:您觉得墨脱这次徒步,对您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fang170261:墨脱成功穿越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开启了我的探险挑战极限之旅,之后去的地方都是比较有难度的。



Q:看了您行走墨脱的经过,觉得您是个很有韧性,很坚定的女生。您觉得您是什么性格的人呢?

fang170261:我的性格其实有点内向,不擅长讲话,大多时候比较内敛,喜欢安静,但有时候也很活跃,属于比较多面的性格吧!


Q:下次打算去哪里挑战一下呢?

fang170261:下次的目标有几个,但因为假期有限,每年只有一次长线的假期,最有可能的还是去爬一座七千米的雪山,因为五千六千的已经爬过了。但如果有合适的搭档,也可能会去自主攀登一座五六千米的山吧,只能选其一。


我们登山不为征服,只为融入,对于喜欢爬山的我来说,似乎得到了一番修炼。冥想中似乎一些先前不甚明白的道理突然明晰起来。豁然开朗的感觉像头脑中装进了一面明镜,审视观瞧着潜意识中的自己。如果你也想触摸灵魂深处的自我,请和我一起融入自然。我是fang170261,我在砾石!



你有故事吗?可以微信回复小石哦~


—END—

猜你喜欢

《冬天就要这样露营在静谧山林!》


>>>> 点击上面标题,直接进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