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火热的共享经济(一)——天使还是魔鬼?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该系列第二篇将于下周刊出,敬请期待。随着Uber、Airbnb等明星公司席卷全球,“共享经济”的崛起似乎已经势不可挡。截至2014年底,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该系列第二篇将于下周刊出,敬请期待。


随着Uber、Airbnb等明星公司席卷全球,“共享经济”的崛起似乎已经势不可挡。




截至2014年底,全球共享经济的规模大约在150亿美元,甚至还不到美国GDP的0.1%。但不要小看它。无论是风头正劲的Uber、Airbnb、Wework,还是我们身边的滴滴、快的,都已经在各自领域产生了一股颠覆性的力量。


消费者喜欢它,因为他们“共享”到了更丰富、更优质和更廉价的产品或服务;


传统巨头警惕它,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威胁;


分享者赞美它,因为他们发现原来自己闲置的物品也能通过“共享”创造新的价值;


各地政府很纠结,它们还需要时间去探索如何管理这一新兴的经济形态。


Bloombergbrief对共享经济在美国的发展历程、对各方的影响以及未来发展趋势做了一系列专题。华尔街见闻将摘取其中精华,分期呈现,为各位勾勒一个真实、全面,同时生机勃勃的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天使还是魔鬼?



共享经济的拥趸认为,Uber、Airbnb和Homejoy通过将人们闲置的物品利用起来,在让更多人获便捷、廉价服务的同时,解放了拥有者的负担。而且它还有不少社会效益,如促进了社区建设,消除了不平等。而怀疑者则预计,共享经济更可能降低人们的收入,提高房租,破坏健康和安全准则,令女性更容易受到骚扰和攻击。正如《哈佛商业评论》2015年有一期的头条标题所说:“共享经济不只是共享本身”。




人们首次意识到共享可能发展成一种独特的经济形态,最早可以追溯到1978年的一篇关于汽车共享的学术论文,题为《社区结构和协作消费》。而眼下风靡的共享经济最早开始于2008年苹果推出APP商店。智能手机和APP的出现让人们可以在几分钟内找到商业合作伙伴。在云计算等新技术和低迷经济环境的推动下(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大家都开始开源节流),共享经济得以迅速发展。


时至今日,投资者对共享经济的追捧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最新的15亿美元融资中,旨在推动汽车共享的Uber的估值已经高达500亿美元——这家六岁公司的市值已经赶上了拥有60年历史的卡夫食品。住宿共享旗手Airbnb的估值也已经达到255亿美元。Uber的竞争对手Lyft估值也达到25亿美元。购物配送公司Instacart估值20亿美元,其竞争对手Postmates估值也在1.5亿到2亿美元之间。



支撑高估值的是这些公司的飞速扩张。2008年才成立的Airbnb如今已在全球拥有3500万用户和超过140万个房源,其中有600个是城堡。为宠物狗提供住宿服务的DogVacay也拥有了超过20000个“床位”。对于这些飞速发展的公司来说,要了解其收入状况是很难的,比如Uber就对其财务状况讳莫如深。但Lyft最新的融资文件却显示,其2014年的收入达到1.4亿美元。


反对者认为,共享经济的劳动者没有医保、社保等保障,而且个体之间的交易还加剧了不平等。比如在大城市中,那些用来“共享”的房源就无法用作长期租赁,会加剧房源紧缺,从而推高房价。全球不少国家和城市的管理者都面临一个抉择:到底是将共享经济视为创新者,还是违法者。



共享经济有助于美国经济 但未被纳入统计



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共享经济对美国经济做出了“不容忽视”的作用,但却未被政府纳入统计。


该调查于2013年12月进行。在对778名受访者进行调查之后,研究人员发现这些人在闲暇之余从“非正式工作”赚取的收入平均占到他们正式工作的4.4%。如果剔除人们出售物品或出租房屋的收入,该比例依然达到1.8%。


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非正式工作帮助他们一定或很大程度上抵消了经济衰退带来的负面影响。


研究指出,这部分非正式工作的收入可能没有完全纳入到官方统计,而且在统计就业人数时也未能将那些进行非正式工作的人计入。


美联储研究人员Anat Bracha和Mary A.Burke就曾表示,过去两年里,那些被排除在就业人口之外的人群,有26%实际上都在从事非正式工作。如果经济形势好转,他们中一部分人会很乐意从事正式工作。


随着共享经济创造出越来越多的非正式就业,现有的就业状态、劳动参与率、平均时薪等统计方式已经显得“过时”。



我们变得“富有” 而经济会“更慢”



共享经济令消费者和消费品的“重叠”程度骤然加大,无论是汽车、房屋还是人工,所有商品都可以轻易共享并交易。从这种意义上看,所有这些共享都让我们变得比想象中更富有。


但同时,共享经济将原本专属于个人的资产供大家共同使用,从而降低了整个社会新投资的需求。我们可能不再需要高速地投资、建造、购买和增长,因为我们可以共享很多现有的资源。这可能在短期内拖累GDP增长。




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资本支出情况一直不同寻常的低迷。危机后五年内平均投资增速仅4.1%,远低于此前六个后危机时代6%到15.6%的增速。共享经济的迅速崛起可能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Airbnb:让旅行者更省钱



许多酒店可能都在琢磨,Airbnb这样的企业会对他们的业务造成怎样的影响。这种疑问越来越迫切,因为Airbnb已经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不点,成长为一个拥有3500万用户,估值超250亿美元的共享经济领头羊,超过凯悦酒店86亿美元的市值,直逼希尔顿290亿美元。


如今,无论Airbnb自己,还是传统酒店也可能都低估了其对酒店业的潜在影响。Airbnb一直致力于打造的形象是为旅行者提供更加多样化的住宿选择,始终标榜其房源大多“位于传统酒店区域以外”(伦敦为72%)。同样,许多酒店业的知名人士都认为Airbnb并没有威胁。万豪CEO Arne Sorenson 2014年曾在CBS中称:“我认为Airbnb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试验,我们很乐于它的发展。”




但残酷事实是,3500万的用户规模恐怕已经没有任何一家酒店集团能够企及。


波士顿大学副教授Georgios Zervas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Airbnb远不止“让选择更多样”这么简单。虽然不能完全替代,但Airbnb上的许多房源已经足以媲美酒店的房间。而且量化来看,酒店的收入确实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


以美国德克萨斯州为例。奥斯汀市Airbnb的接受度最高,该市酒店业收入受的影响也越大。2014年,Airbnb在奥斯汀共有8575个房源,其酒店业收入大约减少了8%至10%。


研究还显示,酒店应对Airbnb竞争通常的方式就是降价,而且低端酒店以及不符合商务旅行需求的酒店受到的影响最大。


该研究结果表明,中低端酒店应该对Airbnb的竞争尤为警惕。Airbnb的用户通常对价格较敏感,价格折扣是个不错的应对策略,不过Airbnb更加个性化和精致的入住体验是传统酒店难以企及的。




所有的旅行者(注意,不光是Airbnb用户)都因Airbnb受益,因为他们的住宿成本更低了。


而政策制定者的态度则是微妙的。Airbnb招徕新的游客,为当地经济做出了贡献,但尚不清楚这些额外的受益是否足以抵偿酒店业税收的损失。到底是拥抱共享经济(例如俄勒冈的波特兰市),还是给予抵制(例如纽约),各地政府在态度上尚存在分歧。


附图:共享经济发展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