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男:相亲时,感觉自己像只猴子

哲学男:相亲时,感觉自己像只猴子转载自:立柱书院 作者:刘立柱 编辑:学妹这世间所有的苦恼都不是第二个人可以体会和真正理解的所以,不要试

哲学男:相亲时,感觉自己像只猴子

转载自:立柱书院 作者:刘立柱 编辑:学妹


这世间所有的苦恼

都不是第二个人可以体会和真正理解的

所以,不要试图安慰或者劝导


——题外话

有一个话题是永远不能跟我妈聊的,那就是结婚问题。谈别的话题,妈妈就是妈妈,谈结婚问题,妈妈像敌人。


我对所谓的结婚有着深深的恐惧。


以前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仅仅是单纯抗拒相亲。我在大学期间没有谈过恋爱,虽然见过我的人都认为我在扯谎:“你这样的人怎么没谈过?该有很多人追你才对吧。”


然后我照照镜子,把这句话当成是一种略带违心的鼓励和赞赏处理了。


学生时代的朦胧情感就像上课时男生假装不经意的回头,后排女生发梢折射的那一丝阳光。你说它脆弱,它会扎根在心里,变成《致青春》在电影院里接受一遍又一遍的重温。你说它纯洁,它里面也有暴力、冲动和一切不为世俗认可的东西。


这些东西不可说,就像瓷器,说了就破了,从价值连城变成一堆不值钱的碎片。


踏过线的,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没踏过线的,长大后看到现在街边手拉手的初中生,心里产生一种荒谬感。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快到人还没死,思维已经跟不上时代。


高中时我开始读周国平,在他的一本书里读到他第一次婚姻的动力:性。他在书里坦言,在那个婚前性行为被视为洪水猛兽的时代,年轻人解决性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结婚。我那时并不理解周国平为什么要这样写,为什么写这个。


当我也二十多岁奔向三十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明白周国平那段话的真正含义。


我想,周国平看到现在的“419”文化一定会更加感慨,毕竟这是一个性与婚姻分开的时代。


毕业之后我就进入了“被相亲”的人生阶段。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个相亲的姑娘,我们还是通过某相亲网站认识的,这也是我历次相亲过程中印象最好的一个,当然,印象好并不是指互相喜欢,只是单纯的欣赏。不过我们并没有成为恋人,关系也就慢慢淡了。


多数相亲并不像电影和新闻里说的那样奇葩,绝大多数都是平淡无奇的,而且仔细观察会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是被押来的。


所谓押来的就是“例行公事”。父母催促之下见面,父母催促之下约会,父母催促之下“谈恋爱”。


可惜的是,这些都是例行公事,跟自己没关系。


有个知乎网友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他认识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姑娘,两个人相处的每个点滴都非常完美,在彼此父母面前也是贤良淑德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在一次聚餐中,服务员给了免单,说是老板吩咐的。姑娘得知老板名字后就失态,强行付钱后就独自离去了。


故事很简单:她爱的不是你,所以不会犯错。




我其实不反感相亲。相亲本质上也是一个认识异性的途径。但相亲所蕴含的故事太容易让人联想,以至于每次同学朋友甚至最好的朋友打电话问我时我都统一回答没有相亲。你看,我已经分裂了。


我还相过一个校友,对方大学时谈过一次恋爱,毕业时顺理成章分手了(这样说有点冷血)。我是有处女情结的,她也是知道的,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曾有过经历。我说我想静静,事实上我真的静了一段时间,然后我说,这件事我能接受。


毕竟能找到一个有共同经历,可以无障碍说话的人是一种幸运。


那段时间很难过,仿佛一堵墙突然压在你的身上,你会试图去撑开,但力量太小。有的人终生都不会体会到这种绝望的感觉。


我在知乎看到有人就这个问题提问,回答的人五花八门,有不少都在鄙视题主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有这种困扰。回答的人不知道迷茫中的人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每一个突破了困扰的男生,所经历的更像是心理凌迟。


如果把“能接受”当作一种“怜悯”和“退让”,这段关系就基本结束了。人的行为底线可以一而再再而三降低,但谁也不清楚心理底线到底在哪个位置。如果有一方认为自己为两个人的关系牺牲过,这种牺牲足以产生一种优越感,甚至要求对方补偿,两个人的关系就岌岌可危。有点荒诞对不对?这是神降下的谜,你可以猜,但没有答案。


再后来朋友介绍的一个姑娘,就像知乎里那位说的,挑不出错,但对方要求先买房再考虑订婚,最终也就结束了。事实上买房子倒不是问题,只是双方缺少信任和沟通,有的时候人会长时间失联,根本弄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只留下我一个人瞎想,越想,想得越多,想得越多越觉得没有安全感。


严格说来,这都算不上恋爱,因为太不真实了。




我不觉得这是问题,但我妈觉得这是灾难。得知有个姑娘愿意嫁给她儿子,而且只要有房子就可以订婚的时候她还是蛮开心的。我问她:既然已经把条件摆的这么清楚,那就带着交易的味道了,买房子倒无所谓,但在哪里买?这东西买了容易卖了难,前后一倒手要赔钱的(大约赔10万,在小城也算是笔很大的钱了)。


我妈琢磨了下,恐怕订了婚还得折腾一通,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心也就慢慢淡了。


不仅我妈觉得这是灾难,我的好朋友们也觉得有点灾难的味道。关于我的情感洁癖问题,当初的几个朋友已经开展过艰苦卓绝的劝说和引导行动。


比如,用统计数字说话,告诉我现在的主流就是多恋爱早上床闪离婚,我翻翻眼皮说我可以不结婚。此次劝说就失败了。比如,用模拟说话,劝我无论好坏先谈一个再说,还有个缺德的劝我多利用陌陌约一个并坦白自己试过(这事儿我一直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媳妇)。


我其实是害怕结婚的,也许我心里期盼着自己独身。


每一次相亲,只要见了面,父母和媒人就开始追问:“能不能成?能不能成?”我就感觉自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明知道大家是在关心自己,但这个问题又能怎么回答呢。


追问急了,我只能回答:“不能。”除了否定回答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任何回答都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压力和责任。


进化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我妈后来也养成了习惯,刻意不去追问那个问题,但她会从侧面去敲打猜测,让我心酸又难过。


扯远了。


说的严肃一点、严格一点,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唯一能控制的只有自己。但考虑到现实因素,身不由己的事情也往往发生。你看,我们连自己都无法控制。


结婚说白了就是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进而变成三个人。


两个人就变得更加失控。这种失控让人心中产生极度的不安全感。就像你手里有一个生鸡蛋,拿在手里怕摔了碎了,这时候你需要把鸡蛋交给另一个人拿着。


最困难的就是转交鸡蛋的一瞬间,有可能双方没把握好,吧唧掉地上,蛋疼。


因为不信任,进而害怕。这是真真切切的害怕。


在道路选择问题上,你决定如何生活并非是一个孤零零的选择。如果我从中学的时候就选择随大流,也许这些烦恼全部都不在了,毕竟……


毕竟有时候我也挺羡慕那些按部就班的同学的。


昨晚我一个人开车回家,把车停在靠近沂河的路边。夜空有点模糊,大概哪里的工厂又偷偷排烟了?星光不是很清楚,但它们就在我头顶闪亮。


我又想起康德关于“头顶星空”的名言。也许,只有星空可以安慰世间的每个人。


学术中国电台上线了!

学术中国分别入驻了蜻蜓FM、荔枝FM、考拉FM、喜马拉雅电台。搜索“学术中国”便可以收听到学术中国优质原创内容以及授权有声小说。


在这里可以听到:


学术中国优质原创文章语音


◆你会嫁给男博士吗?

◆女博士不是第三性别

◆考研只知初心,方得始终——一名理科生的文学追梦之旅

.

.

学术中国巨献有声小说——《女博士的柴米生活》


◆第一讲 女博士的头等大事

◆第二讲 两位女博士同病相怜

◆第三讲 阴差阳错的相亲记

◆第四讲 上尉军官的爱情烦恼

◆第五讲 人才市场的邂逅

.

.

持续更新中……


立柱书院(lizhushuyuan)授权发布

转载文章不代表学术中国立场

学术中国

「民间第一学术共同体」

订阅号:xueshuzhongguo
合作微信:guozede1022

官方网站:www.xueshucn.com

投稿邮箱:23283940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