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石器时代玉器制作工艺及鉴定

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免费订阅!!镂空是古代玉工利用某些制玉工具,将玉器透穿成空,以突显玉器造形或纹饰的方法。这种制作工艺,从新石器时代晚期以来,一

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免费订阅!

镂空是古代玉工利用某些制玉工具,将玉器透穿成空,以突显玉器造形或纹饰的方法。这种制作工艺,从新石器时代晚期以来,一直兴盛不衰,而且镂空的工具与方法,还会随着时代背景的转换而改变,形成各种不同的风格。

  红山文化时期


云形佩


  新石器时代晚期,位于内蒙古、辽西地区的红山文化先民们,擅长运用边刃较宽的宽砣和前端圆钝的桯具,来制作玉器的镂空。当时的制作方法,大约可以分为下述几个步骤。


双人首三孔玉梳背


  首先,用宽砣在玉料的正面反复雕琢,并以多次压磨、逐渐衔接的方式,将砣磨凹槽连接成所需的形状。其次,将玉料翻转到背面,在与正面凹槽相对应处,也用宽砣逐段雕琢,当正、背两面的砣磨凹槽相接在一起时,即可透穿玉料。


勾云形器(交龙兽面纹玉佩)




龙凤玉佩


  另外,玉工也会配合器形的需要,用前端圆钝的桯具,双面对磨,形成圆形的镂空。



勾云形器(云神佩)


  由于宽砣琢磨的凹槽,很明显呈现“中间宽深、末端尖浅”的特征,当正、背两面的凹槽连接在一起时,透空处的两侧是相对倾斜的坡面,而透空处的边缘则扁薄如刃。相同的刃边现象,也出现在桯具双面对磨的圆形镂空中,使“刃边”成为红山文化玉器镂空的特色。例如辽宁省建平县牛河梁出土的红山文化勾云形玉佩,内部有一个涡旋状的镂空,即有宽砣琢磨的刃边现象。

良渚文化时期


  地处新石器时代晚期东南地区的良渚文化,当时的先民们擅长运用软性线具和桯具配合,来制作玉器的镂空,并且根据镂空部位的差异,而有不同的定位方式。


  在镂空玉饰的内部时,玉工先勾勒出玉饰外形轮廓,在欲透空处以桯具打孔定位,将软性线具穿入桯钻孔中,呈放射状的方向,朝外拉切。


  由于良渚玉工使用了桯具和软性线具等工具来制作镂空,所以透空处也会有这些工具的痕迹。例如,桯钻孔呈现上大下小之喇叭孔状;软线拉切处则有曲曲折折、凹凸对应的现象。这些特征在良渚文化玉器中,表现得非常明显。

龙山文化时期


玉璇玑。直径5.8厘米,内径0.5厘米,龙山文化早期,1974年山东胶县三里河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玉璇玑 龙山文化(距今约4600~4000年) 1989年山东五莲丹土出土


  新石器时代晚期,位于黄河流域一带的龙山时期玉器,也常用镂空来突显片状玉器的造型。当时所使用的镂空工具与良渚文化差不多,但是工具的操作方法与良渚文化不同,所以形成相异的镂空风格。


龙山文化玉璇玑。外形尺寸(厘米):外径15.5CM;内径6.7CM。滕州博物馆藏。



玉璇玑。龙山文化。1991年五莲县潮河镇丹土遗址出土。外径12.71厘米,内径6.6厘米。五莲县博物馆藏。



玉鞍形器。长4.7厘米,宽3.5厘米,厚0.5厘米。龙山文化早期,1974年山东胶县三里河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根据出土玉器与传世品上的痕迹所作的观察发现,龙山时期玉工在进行玉器边缘的镂空时,会先用砣具由玉器的边缘切入,然后穿入软性线具,朝着与砣切口垂直的方向拉切,形成L形的镂空。此时,砣具切磨处会呈现外宽内窄、边缘平直之状,而软性线具拉切处则呈现凹凸对应、末端尖浅的特征。


玉环形饰。龙山文化,山东五莲丹土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兽面纹玉圭 龙山文化(距今约4600~4000年)  1963年山东日照两城镇采集 山东博物馆藏



龙山文化大玉刀。长51厘米、宽22厘米、厚0.3厘米。1989年潮河镇丹土遗址出土,五莲县博物馆藏。


  在龙山时期,玉工进行玉器内部的镂空时,先用桯具在器内打孔,然后穿入软性线具,朝着固定的方向拉切,形成短条状的镂空。此种器内镂空与良渚文化玉器以桯钻孔为中心,作放射状拉切的形式不同,成为区分两者的明显依据。



龙山文化琮形器。外形尺寸(厘米):长13.2,宽12.5,厚0.7,内径7.4。临沂罗庄户台遗址出土。临沂市博物馆藏。



龙山文化玉牙璋。山东临沂大范庄相公街道出土。外形尺寸(厘米):长27.5。临沂市博物馆藏。




龙山文化双孔玉铲。外形尺寸(厘米):长9.6,宽6,厚0.6。1980年9月临沂罗庄户台遗址出土,临沂市博物馆藏。


  使用工具与操作方向的差异,使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及龙山时期的玉器,产生了各种不同的镂空。我们不仅能够从相异的工具痕迹中判别各个文化的制玉工艺,还能借此掌握风格的特征,作为鉴定的依据。


牙璋 龙山文化(距今约4600~4000年) 1982年山东海阳司马台出土 海阳市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