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经济危机: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文 佰稼一年前我去丽江旅行,那次急促,简单地在深绿色双肩背包里面装了几件衣服、一本知名作家的褐色封面的新出版的书籍。懒得带洗漱用品。打了



文 / 佰稼


一年前我去丽江旅行,那次急促,简单地在深绿色双肩背包里面装了几件衣服、一本知名作家的褐色封面的新出版的书籍。懒得带洗漱用品。打了一个车,直奔飞机场。这两年负载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此刻我不希望还有太多负重。

计程车在黑夜中如同一批骑马的勇士在战场中驰骋,迅疾而过。高速公路中间的绿化带看不清模样拉成了一条线。在车上,我把手机关机,把手机扔进背包里藏匿在衣服底下。

在飞机上翻阅已经读了好几遍的旅行书。书中大量涉及到一些地名。对于拉萨、大理、尼泊尔、印度几个地方心生好感。想着,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将会隐匿在其中的某个地方过着单调、静谧而充实的生活。

《圣经》有一段话: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这次出行,几天后我将会在哪里,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却完全无法预料。生命的奇妙和精彩在于它的未知性。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对未来充满期待和希望。

飞机一路颠簸得很厉害,好几次感觉飞机不受控制,直直坠落十几秒。

空姐用哆哆嗦嗦的声音说,我们受气流影响,颠簸比较厉害,请大家放心,在位子上坐稳。

隔壁一个带着日式帽子的中年男人说,你不说还好,说得我们更紧张了。安全面罩掉下来,所有人急着戴上去。

我摸了摸左手戴着的佛珠,一款优质非洲小叶紫檀佛珠手链红檀。不知从何时起,爱上戴佛珠。我修佛,但不入佛。几年时间,手腕上的佛珠经常丢。丢了买,买了再丢,再继续买,俨然没有佛珠在手腕不习惯。仿佛真会有神明保佑我一般。

我开始相信宿命。人的命运,身边会出现的人,谁将陪你度过一生,谁又会离你而去,也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旁人突然有人喊,这不是真要坠机了吧?

他说,坠了不是有人说在最后留句话吗?留什么话?

旁边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有的说,我不想走。

呵呵,如果真出了事,不走也得走。

有的说,对不起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有的说,我爱这世界。

而我呢?

人终归会有面对死亡的那一天。

我承认那次我真的害怕了。心脏颤抖强烈犹如打鼓般被敲击震动。

而我害怕的究竟是什么?人面对死亡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痛苦?我时常这样地诘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与心对话。

你害怕的是什么呢?

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怕后悔。

有哪些真重要的事情你没有做呢?你可以拿张白纸记录下来。

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删减,我在一张白纸上罗列下究竟一辈子中没有做哪些事情会让自己终生后悔或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

第一,给父母存够后半辈子花的钱,让父母有一个大大的房子

第二,写完自己想写的几部书籍

第三,去全世界自己喜爱的地方看看

是不是做完这几件事情,你就不会怕了?

好像是的。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生命当中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做与之相关的事情。其他的都与你无关。用最早的时间去完成它。

过去我总是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甚是担心没有时间完成,但写来写去后发现重要的就这么几件,原来人一辈子就这么简单,真的要完成的事情就这么几件。而其他不重要的,我现在就可以忽略并不需要去做它。

也许,活着就是按照自己所思所想去追逐,但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受到世俗所无形规定的条条框框并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愿去追逐。

但我做的事情我不执着于结果,不为目标而活。自然追求,自然达成。所有的执着必导致痛苦。

也许完成这几件重要的事情后便可以从容面对生死。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因为不同的缘由离开人世,我们没法计划和预料我们自身的生命。我们如此微不足道,就像银河系当中没有太多光芒的恒星,千万年乐此不疲地规律的转动,或是成群结队蚂蚁当中的一只,运气好是饿死,运气不好,被踩死。

幸运的是一个钟头后,晚上十一点半,飞机在一路折腾后安全降落在丽江的三义机场。打车去了丽江古城找了一间客栈。看了手表,一点钟。没有洗漱,倒头便睡。整个晚上做着昏昏沉沉、复杂、繁冗交错的梦。

翌日清晨,我被透过玻璃打向眼睛的刺眼阳光和楼下丝丝碎碎嘈杂的人群声音吵醒。头有点晕。走向镜子看见了自己苍白的脸庞。穿上一件衣服下了楼。

客栈木式结构,踩在楼梯咯吱作响。老板独做在茶几旁喝茶读报,一只毛茸茸的金黄色泰迪狗慵懒地躺在阳光下。

都说丽江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说实话,此次过来,我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美妙。大研古城常年太过吵闹。形形色色的酒吧充斥在每一条小巷子里。人群臃肿,把逼仄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几个晚上去过一些酒吧,我只是点一瓶酒,独自慢饮,把玩手机,没有搭理任何人。有时看看酒吧里那些随舞曲扭动一堆肥肉的人。躁动不安的气氛,闪烁迷离的灯光,放纵不羁的人群。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理由远离喧嚣城市聚集到了这个小地方。丽江是艳遇之地,但不是我的艳遇之地。

也有惊喜,偶然撞见了一个破落随意搭建的小酒吧。当时是被一阵如泣如诉的古琴所惊艳、吸引,走进去竟然发现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中年男子弹吉他。他陶醉在自己的音乐中,与之融合为一体。

肆意在街道乱逛,找到一家咖啡馆想静下心来读完带来的一本书,实在没心思。无聊透顶,最后决定一个人爬玉龙雪山。

本一向不太喜欢爬山。爬过张家界、黄山、峨眉山。所有关于山的景区并没太多特色。当你费劲千辛万苦累到不行爬到山顶后发现什么都没有。

记得一次去安徽黄山。坐大巴车,车子一路颠簸摇晃。车外只有零星的几盏烽火。车内放着电影的屏幕光浅浅地照亮车厢。汽车在黑暗中穿行,如暗之蝙蝠。突然发觉原来交通工具的力量很强大,可以让一个人跑那么远,走南闯北。

那天晚上直到凌晨四点多,累得疲乏,才缓缓闭上眼睛,但睡眠质量并不高,六点一刻突然睁开眼来,才发觉手机的闹钟失效,担心接我的旅行人员已到,但拨打电话过去,说十分钟后才到。匆乱日刷牙,胡乱抹一把脸。便急着关上房门出发。

天色未亮,路面一片漆黑阴森,借着微弱的路灯走到大门口等待旅行接待人员。早上很冷,穿的衣服不够厚,身子又单薄,双腿直打颤。

好不容易等面包车过来了,我犹如一只脱离了水很久的鱼纵身一跃跳进大巴车取暖。在车上闭目休息了一会儿。

到了景点路口,天色大亮,等到八点多,景点开门允许进入,又搭乘了一辆公交车到达索道入口。索道的速度极快,好似云霄飞车,让我忍不住大叫起来。

很快到达玉龙雪山山顶,我迫不及待地跑出索道站,看到一座座矗立的大山峰峦雄踞在市集、古镇、农田上方,我看到山峰好像覆盖了一层又一层的细粉,又白又亮。远处白色云海层层叠叠,浩浩荡荡,覆盖了青色山峦,把较低矮的山峰也吞没。

我长久地站在观景台前,我面对着苍茫云海,火红的太阳刺得眼睛睁不开来,在湛蓝的苍穹下,我听不到外界的一切杂音,只剩下心中的一片宁静,我多想向着云天峰雪大吼,让他们听见我内心的声音。

我回忆着自己的过往,想象着自己的未来,云海中影影绰绰出现过往生命有关的人物……

不一会儿,四面八方都是人,一堆堆的游客,穿着羽绒服,臃臃肿肿,彼此笑闹推挤,比古城还热闹吵杂,好像过年一样。

我也不管他人的异样眼光,跑到积雪地上,双腿深陷在厚雪里,我用双手捧起一滩雪,用力往深空抛,雪花四散,纷纷扬扬,我抬头凝望雪花飞舞,原来我有那么久那么久没见过雪了……

随后我又把自己埋在雪地里,我多想让阳光把我融化成雪融入雪,或者让我回复成孩子,回到那无边无际的快乐……

我又想起蒋勋说过,其实,生活的方式很多,多接近知识、多探讨、多怀疑,总是不会错的;只是,最后终究应该回到生活本身去。要知道,离开了生活,所有的真理只是愚蠢。

星格传媒全面开放
国内二三线城市代理
胡斐:136-0017-0257
张无忌:136-0303-7617
乔峰:131-0654-8563
段誉:136-3263-2151
令狐冲:188-9843-8883
:xingechuan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