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活动-法国“大歌剧”《参孙与达丽拉》恢弘首演

9月9日,由国家大剧院、都灵皇家歌剧院联合制作圣·桑歌剧《参孙与达丽拉》首演亮相。在来自法国的著名指挥家让·伊芙·奥松斯执棒下,世界著名男高音歌

9月9日,由国家大剧院、都灵皇家歌剧院联合制作圣·桑歌剧《参孙与达丽拉》首演亮相。在来自法国的著名指挥家让·伊芙·奥松斯执棒下,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何塞·库拉携手娜佳·克拉丝特娃、伊吉尔·斯林斯等中外唱将,共同演绎力士参孙交织着忠诚与背叛的悲情故事。与此同时,著名歌剧导演乌戈·德·安纳超现实魔幻风格的舞美,宏大的舞台呈现,让此版制作尽显法国“大歌剧”的恢弘。


法国作曲家圣·桑除了写下《动物狂欢节》《引子与回旋随想曲》等著名的器乐作品外,还曾创作了13部歌剧作品。其中,选材自《圣经》故事的《参孙与达丽拉》是他现今唯一被世界各大歌剧院当作保留剧目上演的歌剧。这部集合了圣-桑诸多创作优长的作品,不仅是圣-桑歌剧集大成之作,同时,也是法国“大歌剧”的经典。


在当晚演出中,饰演参孙的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何塞·库拉的表现格外夺目。他极具光彩的嗓音,充满戏剧张力地呈现着参孙从声如洪钟的勇士,到被情欲蛊惑后的柔情,以及被出卖后的悔恨与悲伤。特别是在第三幕,参孙在囚牢中唱起著名的咏叹调“我痛心悲哀”时,库拉带有哭腔的唱法传神地刻画出参孙的悲惨境地与内心的真诚忏悔。而当参孙恢复神力,在推倒石柱刹那间唱出最后的那一高音时,高亢有力,震撼人心。与此同时,饰演达丽拉的女中音歌唱家娜佳·克拉丝特娃也将“春天来到人间”、“我心花怒放”等著名咏叹调表现的充满魅惑力。首次亮相北京舞台,并被热情的北京观众感染的何塞·库拉表示,“我期望的是,以后我不仅可以作为歌唱家来到国家大剧院,同时,我也希望和大剧院有团队合作,能够在未来以团队领导人和导演的身份重回大剧院”。


此外,合唱在《参孙与达丽拉》的全剧音乐中占有很大比重。当晚的演出,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对于这些合唱段落的表现非常出色。不论是希伯来民众受奴役时悲伤的合唱、参孙击败腓力斯人的赞颂之歌,还是腓力斯女子缠绵动人的唱段等,时而庄严,时而曼妙,极具艺术表现力。


《参孙与达丽拉》的故事发生在距今约3000多年前的圣经时代。而身兼导演、舞美设计、服装设计的乌戈·德·安纳却以超现实主义风格打造这一版本的《参孙与达丽拉》,并让这个发生在遥远年代的“美人计”故事具有强烈的魔幻色彩。不论是第一幕营造压抑之感、象征腓力斯人残暴统治的高大铁墙,还是达丽拉住所的巨大吊坠装饰等,不仅具有恢弘的气势,同时充满了象征意味。不论是哪个版本的《参孙与达丽拉》,剧尾石柱被参孙推倒的场景都最具看点。而此版制作,当参孙在儿童的带领下,推倒神庙巨柱时,巨柱的分崩离析与神庙瞬间坍塌的处理极为别致,同时,也为该剧营造出又一个视觉奇观,颇具震撼力。


而在舞台呈现之外,乌戈·德·安纳不仅为哑剧演员,也为合唱演员设计了大量的肢体动作,使得舞台表演始终具有流动感。乌戈·德·安纳说,“根据我多年的导演经验,每次排演歌剧我都会考虑到不同演员的表演特点。比如这一版中,基于对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的了解,我安排了很多肢体动作给他们,而他们表现地也非常出色,精确的展现出了大地之力。”而此外,北京舞蹈学院的舞蹈演员,也以婀娜的舞姿提升了该剧的“魅惑”指数。


在中国首演后,这一版由国家大剧院发起并确定创作方案,整个制作在中国完成的歌剧,将登上拥有悠久历史的意大利都灵皇家歌剧院的舞台,并在“歌剧的故乡”,展现中国歌剧制作的实力。


而该剧在大剧院9日首演后,于10日将迎来另一组演员。届时,来自立陶宛的男高音歌唱家克里斯蒂安·本尼迪克特携奥克萨娜·沃尔科娃、张峰继续演绎力士参孙的悲情故事。而本剧本轮演出,也将持续到13日。(完)


演出时间:9月9日- 9月13日

演出剧场: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演出时长:约160分钟(包含中场)

购票方式: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作者: 巴黎八卦新闻
发布日期:2015-10-01 21:27:30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