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合伙人”:同学创业的小站教育,要做在线出国英语培训的下一站

有一对大学恋人,快大四了。女生成绩优秀,想出国留学。男生成绩一般,也想跟着出去,前提是通过托福考试。按照言情小说的套路,这很有可能演变为一出劳

有一对大学恋人,快大四了。女生成绩优秀,想出国留学。男生成绩一般,也想跟着出去,前提是通过托福考试。按照言情小说的套路,这很有可能演变为一出劳燕分飞的悲剧。

现实比言情小说来得美好。


小站教育的创始人兼CEO王浩平就是那个男生。


他不但顺利通过了考试,还和同学一起, 打造了一家代表未来的在线出国英语培训机构:小站教育。


据说,全国每5位托福110分学员,就有一人来自小站教育,累计受训学员超过五万名。


2015年3月,小站教育完成B轮2,900万美元融资,领投方为纪源资本与雷军的顺为资本。目前,更大规模的C轮融资已经接近尾声。


小站教育以纯互联网化、一对一教学、连接分散各地的老师与学生的方式,冲击着线下出国英语培训机构的基石。


出国英语培训,这一电影《中国合伙人》描绘过的行业,由于几个年轻人的全新打法,正在发生质的改变。


回到2009年,东华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大三学生王浩平,突然听女朋友说要出国,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他想了整整两个星期,才下定决心追随女朋友的脚步。


女朋友基本靠自学,顺利通过了考试。


他没有这个本事,只好报名了一些线下培训机构的辅导班。


听过几次课,他发现老师们口才都很好,会讲段子,课堂气氛也很活跃。同学们听完课,甚至觉得美好时光总是短暂。


但事实上,老师对学生的考试成绩并不真的在乎。从大班到小班再到一对一,王浩平尝试了各种辅导形式,钱花了不少,效果却不怎么样。事实上,他的托福考试考了3次才通过。


有了这段痛苦经历,他和大学宿舍室友于洋、高中同学陈汉臣(此时就读于同济大学)商量,可否用互联网工具,提升出国英语培训体验,让培训过程更高效,更具性价比。


同时,也让老师对考试结果更加负责。毕竟,学生最关心的还是成绩,考试通不过,过程再愉悦,最后还是痛苦。


他们集合一批考试经验丰富的朋友,系统讨论梳理各类知识点。然后,开了一家淘宝C店,分发考试资料。获取收入的同时,逐渐积累用户。“对考试理解最深的是那些走完全部流程的人,像我一样考过两三次,理解就更深了。为什么有些名校毕业的老师教不好学生?他们觉得,很多东西你就应该知道,而这样是教不好学生的。”王说。

他前后参加过6次托福考试(后面3次是为了研究考试),能够站在用户角度思考问题,负责业务规划。于洋偏重软件开放,负责技术,陈汉臣偏重后端运营。这正是他们日后分工合作的基本框架。

2011年,小站教育正式开始公司化运作。


小站教育的教学方式全部是一对一在线教学,还推出了保分服务,也就是考试通不过,小站教育承诺安排老师“一对一免费重学”。


这家公司很小的时候,创业团队就在做对用户真正有价值的事情。 他们没有考虑太多,就想从用户痛点出发。当然,一开始服务的学生不太多,各方面也比较可控。


事实证明,没有人为了重学而重学,重要的是,保分服务这一创新举措,解除了学生的后顾之忧,拉动了销售。也由于教学具有针对性,考生通过率高,口碑效应得以形成。

为了小站教育,王浩平推迟了一年出国。


到2011年7月,他还是出国了。三位合伙人一致认为,这件事情要做成,他们中间至少得有一人出过国。“这是我们达成的默契,一个做出国留学业务的团队, 没有一个人把全部流程走一遍,还是不太靠谱。就像俞敏洪创业时没有出过国,但徐小平和王强还是有丰富的海外经历的。” 王说。


此时,于洋在东华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陈汉臣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到美国以后,王浩平在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攻读金融硕士,80% 以上的时间在思考公司运营。


他们约定,每周开三次在线会议,交流工作进展。


出国留学对他还是很有帮助的。如公司金融课程,使他对公司财务风险管控有了深入理解。他对现金流非常,知道很多公司最终失败,只是因为资金管控出了问题,而不是不够优秀。


另外,对于公司估值,他也比一般创业者懂得多。公司不同阶段,值多少钱,是一件很讲究的事情。估值过低是贱卖,估值过高会吓跑投资人。“我们会让公司估值落在合理的范围内。”他说。


2013年底,王浩平回国,三人全部全职创业。此时,在线教育的风口也起来了。目前,小站教育员工达1,500多人,其中全职老师超过1,000 人,分布在全国各地。


要成为小站教育的老师,必须考过托福或雅思(托福分数在105分以上,雅思分数要达到7分到7.5分),还要通过内部培训筛选。培训行业靠的是口碑,小站教育对师资要求非常严格。


在线教育的特点,是服务的人群不受 地域限制。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学生,在小站教育的客户占比并不太高。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10%到15%的学生来自中国以外。


这是国家实力壮大的一种表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移民或侨居海外,他们的子女来不及在国内学习外语,只好到国外再学。


在线教育机构不需要房租,管理高度集约化(几个人可以管理上千人的教师队伍),在提供相同甚至更好服务的前提下,收费可以更低。


以一对一教学为例,传统线下培训机构的价格基本为每小时800元到1,200元,小站教育的价格为每小时300元左右。


互联网在深刻改变用户习惯。五六年前,用户可能还认为,上课这种事情,面对面更好一些。现在,用户已经不太需要说服了,因为互联网让学习更加灵活主动,而从小站教育的一次性通过率来看,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的。


创业对王浩平他们来说,不是一件苦哈哈的事情。


最开始,他们只是学生,创业属于锦上添花,对人生构不成重大影响。 公司成立第一天,这就是一家赚钱的公司,他们更加没有压力,完全凭自己的兴趣及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做事。目前,他们基本上做到了盈亏平衡。


持续融资的目的之一,是建立标准化的教研体系。


传统线下培训机构多走名师路线,优点在于老师有明星效应,缺点在于老师讲课方式不同,也就不存在标准化。“传统线下培训机构重视单兵作战能力,他们的老师,很多是天生的演说家,有人格魅力。但互联网时代靠单兵作战很难取胜,我们更强调团队协作、效果导向,以标准和体系支撑业务发展。”


其次,是一些底层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开发建设,如定制化的上课平台,老师和学生实时交流,答题数据实时记录。“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用户数据,就可以分析数据,告诉老师怎样更有针对性地上课,帮助学生更快提升成绩。”

最后,则是移动端产品的开发。小站托福APP、小站社区APP、小站备考APP,这些移动应用让用户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还可以沟通学习备考中的各种问题。

行文至此,有两个问题始终萦绕左右。其一,既然大家知道在线教育是未来,为什么巨头没有抢先行动?“原因太多了,举个小例子,就管理方式来说,线下管理以区域划分,我们的管理是总部直接面向全国,而一家公司最难动的就是组织架构了。”王浩平说。其二,他和女朋友最后怎样了?答案是,他们最近刚刚结婚。


本文为福布斯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editor@forb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