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构鸭寮:稻鸭共养的建构诠释——东南大学研究生2015“实验设计”教学记录-2015年08期

竹构鸭寮:稻鸭共养的建构诠释东南大学研究生2015“实验设计”教学记录文 张彤 陈浩如 焦键“实验设计”是东南大学建筑学研究生的选修课,自2003年开

竹构鸭寮:稻鸭共养的建构诠释
东南大学研究生2015“实验设计”教学记录

文/ 张彤 陈浩如 焦键


“实验设计”是东南大学建筑学研究生的选修课,自2003年开设以来,每年的选题各有不同。今年的课题,从被临安太阳公社的永续农业吸引,到32个研究生在田头劳作12天,共搭建起22个鸭寮。历时5个月的课程涉及的内容全面超越了传统设计课题模拟建筑现实的教学语境,取得的成果和师生的经历不止这篇总结的文字可以涵括。以下从几个方面,对本次教学做一次不完全的记录。


1 三个缘由


1.1 太阳公社的农业乌托邦

课程的第一个缘由,是2013年开始在临安双庙村实践的“太阳公社”乌托邦。那里的一群人,带着对当今农业生产方式的怀疑及人与土地关系的反省,在一条4km长的山谷里,回归自然的生息规律,实践原生态与可持续的农业发展模式。不仅如此,他们还在设想和摸索一种新型的乡村社区和城乡合作关系。当然,后来被聘为课程客座教授的陈浩如建筑师的作品竹构猪圈、鸡舍和茶亭也对师生们产生了来自专业内部的吸引力。2014年10月我们造访了太阳公社,在与社长的交谈中,了解到“稻鸭共养”的传统耕作方式,于是“鸭寮”成了建筑学与稻作的一次相遇(图1、2)。


1 太阳公社的稻田

2 太阳公社的猪圈(建筑师:陈浩如)


1.2 建造课的教法

建造是建筑学教学中一个难以触碰的核心,却是一个必须跨越的门槛。只有通过物质材料在真实情境中的建造,才能建立起图纸模型与实体建筑的具体联系,教学才会有指向和内容。除了材料、工法、形体和空间外,建造还需面对功能、造价、工期与施工组织,这些同样构成了建筑学。如何在学校教学中让学生触碰到这些?怎样让图纸中的模型不再抽象?这些在师徒作坊时代不成问题,却成为现代建筑教育的普遍困难。对实验性建造教学的渴望,和太阳公社带有理想色彩的田间,促使我们努力促成稻田鸭寮可能带出的机会。


1.3 竹与可持续性

竹,是临安所在的浙西山区的盛产资源,在某些方面具有优越的物理性能和加工性能。它速生高产,质轻易得,方便搭建、拆除和再利用,能最大程度利用当地人工,减少对机械的倚赖。所有这些,都在证明着其作为一种可持续性建筑材料的潜质。更为重要的是,原生竹材作为生物有机材料,直接取自自然,使用过程中与自然共生息,它的功用、老化和失效是其自然生命的延续,弃用降解后回归环境,不对环境产生污染和改变。这是一种与农耕传统及其价值观如此休戚与共的材料,我们不禁要问,是否因为竹子不求永固、循环再生的生命价值,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将东亚文明定义为“竹的文明”?


2 两个话题


2.1 建构的透明性

这是一次关于建造的教学,材料的质性、连接的构造、结构方式与空间特性,以及可能的技术与工法成为讨论的对象。


每一种材料,其属性内在地决定了对连接与再现连接方式的诉求。那么,竹材又在要求什么?


当由材料组织的体与面,其表面的感知质量,清晰地反映出内部的构造方式;而连接材料的构造又诚实表达了材性诉求,这时候,材料的材性、连接与再现在建构的逻辑深度上便具有了双向可逆的透明度。


这是课程的第一个话题,“建构的透明性”要求在课程教学中研究、寻找和建立一种基于竹材特性的结构与空间类型。


2.2 工法的在地性

课程伊始,学生们就接触和了解了建造发生的人、物、环境与条件。这个离杭州70km的山村,典型地代表了残存的手工艺与粗陋的工业技术杂糅的发展处境。教学开展的基础认识是采用当地原生竹材与村庄中可能的简单技术,并尽量通过学习和训练,自己掌握这些混杂了手艺和技术的“活儿”。事实上,在现场搭建阶段,最让学生们体验深刻并润泽身心的正是这些“活儿”,和“活儿”得出的物的实体感。


作为课程的第二个话题,“工法的在地性”表明的不仅是条件的限制,也是对于当今中国半工业条件下重新唤醒与呈现手工艺的思考。在课程结束时特别举办的“课程评析研讨”——茶亭研讨会上,史永高老师说“在向过往的观察学习中,我们是否可以唤醒沉睡的手工艺?在超出把玩物件的尺度中,我们是否可以让它仍然贡献于真实的生活?在身体的劳作中,我们是否可以更接近这个世界并让它得以呈现?”对于史老师发问,相信搭建完成了22个鸭寮、黝黑皮肤里沾着泥土气息的学生们,应该可以做出部分回答。


3 四个阶段(图3)



3 课程教学框架


3.1 田野调查(2014.12.26-28,临安太阳公社)

课程教学从深冬的田野调查开始。对大部分同学来说,这是第一次真正来到农村,走到田头,接触农户,了解耕作。


在3天的调研中,学生们首先需要认识发生在这个特别乡村里的永续农业的理念与实践,了解稻鸭共养的作业要求;分组与农户结对,了解每家农户的耕地规模,养鸭数量;去到田头,选定鸭寮位置,勘察测绘地形(图4、5)。


4 田头选址与测绘

5 测绘地形图


调研的另一方面内容是认识当地不同种类的竹材和可能的加工建造技术。公社请了两位有经验的竹工,带着学生上山取了一根3年生的毛竹,就地劈成各种规格的竹片和竹篾,还当场做了一张“竹马”(竹凳子),鲜活地展示了工艺与材料的关系(图6)。陈浩如老师在公社已经建成的猪圈、鸡舍和茶亭,成为学生们了解如何在当地条件下使用原生竹材的极好范例。事实上,这些实践作品在后来的课程教学中,一直作为思考和比照的标尺(图7)。



6 竹材认知:取材,加工与制作


7 学生绘制的竹构节点


3.2 案头研究(2015.1.5-23,南京东南大学)

从村里回来,利用寒假前的3周,在学校进行的是理论和方法的研讨,为接下来的设计建造提供认识上的准备。


讨论的内容主要包括竹的类型和材性特征、竹材的加工和改性处理方法、竹材的连接方式与构造类型、竹结构的空间跨越方式。重要的是,通过讨论建立起竹材材料、构造与结构及空间特征之间的建构逻辑。在对优秀案例的学习中,归纳出来的竹建筑空间类型——棚屋、构架与编织,基本上涵括了后阶段建造的22个鸭寮的全部类型(图8、9)。


8 竹材的构造类型与结构特征

9 竹建筑的结构与空间类型


3.3 原型构建与模型设计(2015.4.2-5.15,南京, 东南大学)

春季学期的5周,是课程教学在学校推进的关键阶段。学生们需要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基于对材性、构造、结构与空间特征之间建构逻辑的认识,构建原型,建立设计的类型起点。原型是抽离了功能和地形的,在形式和尺度上被精炼到表达建构关联的最抽象程度。


构建原型之后,设计是在地形、功能、规模与工艺的条件框架中,进行原型的衍化。整个过程主要通过各种尺度的竹材手工模型推进。通过制作,手、脑与材料建立起联系,真实地感受到自然材料材性、规格的不规律性,以及不可预见的受力变化(图10)。



10 设计过程:原型的建构与衍化(设计人:杨浩腾、姚远、刘洁莹、闫楠)


这个阶段的设计研究,不只涉及空间构型,还包括节点的研究和工艺的实习。教学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关于连接节点的有趣探索,后期多组学生已经实习和掌握了几种简单的围护编织的工艺(图11)。这个阶段形成的成果是18个比例不小于1∶5的竹构模型。它们被带到村头田间,作为建造实样。



11 竹构节点研究


3.4 稻田搭建(2015.5.15-26,临安太阳公社)

从5月15日开始的12天时间里,32个学生带着自己的设计模型,来到太阳公社,再次与养鸭的作业需求及田间地形相适配,在4km长的山谷田间组织材料与施工,与10位当地竹工切磋协作,在劳作中学习和调整工艺技术,克服材料设备短缺、技术生疏、大雨暴晒等不利条件,最终搭建完成22个鸭寮,满足公社今年稻田作业的需求(图12)。



12 太阳鸭寮地舆全图


4 十二天建造


4.1 功能与场地的再适配

抵达太阳公社的头一天晚上,学生们带着自己的模型在公社食堂与各自的业主见面。村民们第一次见到自家鸭寮的样子,眼神中闪过的是惊奇、欣喜、不解和困惑。话题很快就转到养鸭的需求、空间的大小、鸭寮的数量和用材的耐久性上(图13)。



13 与农户交流


问题集中在几个方面:一是农户需要走进鸭寮给鸭子喂食,模型中的空间高度普遍不够;其次,很多方案由于考虑到材料的尺度,较多使用雷竹,而雷竹壁薄,耐久性差,遭到农户们的普遍反对;此外,农户们对鸭寮的底板提出了较高要求,需要做到平整、无缝、密实。


针对各家农户提出的意见,学生们连夜修改设计,重新制定材料订单,考虑在场地中如何落置,尤其是底板与基础的连接方式。


4.2 施工组织与进度控制

在公社的12天中,实际用于施工的仅有10天,每组3位同学一般要完成2个鸭寮的搭建。这对于毫无技术培训和施工经验的学生们来说,时间的紧迫不言而喻。


学生们来到公社的第一天,除了与农户的方案交流外,各组都绘制了施工横道图,对每天的施工任务进行了可能想到的详细安排。然而开始3天遇到的各种困难,使学生们认识到这确实不是在教室里做模型。天气恶劣、公社对材料工具的准备不充分、技术生疏、小事故频发。在停工与返工间挣扎的学生们,切身体会到从图纸到建造意味的是什么(图14)。



14 技术学习与工艺摸索


整个施工过程中,在老师的组织下,各小组每天坚持编写工程日志,记录当天施工进度、材料消耗和所遇到的问题,并分享在工作组微信群中,方便大家共同把握进度,协调解决问题。


4.3 材料与技术

施工的前期面临着比较严重的材料和工具短缺问题。由于备材时间偏迟,加之过程中部分用材的改变,直至中期,材料才陆续备齐。在此期间,每到一批竹子,各组都只能按半天工程的用量限量取材,并实时通报剩余或是短缺的材料,便于组间调剂(图15)。材料的短缺,无形中要求学生们思考,如何用最少的材料获取建造实效。



15 材料配送与运输


过程中常出现拿到的材料不符合设计中的规格、需要的材料没有到位,要用剩余的材料再加工应急等问题,学生们不得不就料下单,因材变通。这是施工现场最需要的机智和能力。


施工初期,公社聘请了两位当地竹工,为各组提供技术指导。然而这对于在10个场地同时展开的施工是远远不够的。中期过后,增派了8名工匠,基本保证每组有固定的师傅指导协作。学生们由开始的自顾苦干,被动地等待发现问题,逐渐转变为主动地去找老师和师傅商量,寻求技术支持和更适宜的作业方式。设计与施工方案边做边改,在可能的条件下获得最好的实现。后期,随着学生们与工匠、村民默契度的改善,施工效率大大提高(图16)。


16 与老师竹工的技术讨论


4.4 大雨与暴晒

五月的浙西山区,基本是烈日与暴雨交替。村里临时搭了一个工棚,但面积有限,很多组是完全露天搭建。雨大的时候带电作业无法进行,学生们只能在雨中纯手工操作。


下雨也让学生们想到改进鸭寮的遮雨性能。课程教学杜绝非自然材料的使用。邻近端午,学生们想到了干粽叶,并研究试验出了粽叶与竹篾混编的有机防水做法。虽然有限的工期内不能完成每个鸭寮的粽叶覆盖,做完的几个至少宣明了态度,提供了积极的示范(图17)。



17 粽叶有机防水


烈日的伤害更是长时间大面积的,几乎每天都有人皮肤晒伤红肿。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学生们在赶工的同时,也要学会自我保护,戴上镇上买的草帽,穿上劳保胶鞋。村民们看到城里的学生娃这么辛苦,也很感慨,有的农户把学生拉进自家堂屋做工。看着学生们黝黑的肤色、泥泞的衣着和在田间工作的身影,教师们真切体会到,课程的意义绝不止于搭起22个鸭寮。


4.5 “ 协力搭寮”

由于水田通电不易,作业空间也很有限,很多组的搭建都是在邻近的路边或是借用农家倒地,临时作为施工场地,进行框架搭建和构件预制,然后再转移到田埂上,几经调整找平,完成最终的落置和组装。


在现场落置之前,学生们与瓦工一起确定基座尺寸、基础形式和具体位置,或砌砖,或打木桩,协力完成基础施工。将半成的鸭寮移入田中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环节,动用了村里可能的人力和各种搬运工具。尤其是那个被村民们喻为鸭棚中航母的“茧寮”,搭建工场在村尾,落置场地在村头,需要在弯曲狭窄的村路上搬移六七里地。几经比选,最终采取的方案是在“茧寮”底座安装万向轮,由电瓶车牵引,6名师傅在不同的位置控制前行方向,历时2小时,才拖行至落置稻田的路边;之后由30多位村民一起合力搬至田埂上。整个搬运过程,成为村里的一件大事(图18、19)。


18 茧寮的搬运与就位

19 半成鸭寮的搬运


协作劳动的快乐是最质朴,也是最感人的。看着自己设计和劳动的成果,安置在山间田头,学生们体会到的应是年轻心灵中最真切和深刻的感动(图20~29)。


建造的第11天下午,稻田里正在播种,看到22个搭建完成的鸭寮静静地在田里等待鸭子们的入住,看到学生们兴奋地在自己的作品里与老师交流,我们意识到我们实践的是一次自觉的建筑学与农业理想的相遇。


作为以建造为主题的课程,在5个月的时间里,以一个包含了功能内容、投资需求、业主参与、材料供配、场地条件、适宜技术、施工组织、造价控制及用户评价的完整过程为语境,思考和讨论的内容却不止于建筑学中从材料始发,联系构造、结构与空间属性的建构课题。师生们以切身的经历,触摸到了土地和材料,体会着建造与场所、风土及人的关联,思考着曾经在自然中生息持续的耕作与建造,如何在当今的生产与消费条件下得以再生与发展,以及更为基本的,人与土地的关系。


20 翁惠根家鸭寮

21 陆鸿翔家鸭寮

22 林叔家鸭寮

23 林永金家鸭寮

24 姜叔家鸭寮

25 裘大爷家鸭寮

26 罗国正家鸭寮

27 罗金林家鸭寮

28 罗炳根家鸭寮

29 罗关红家鸭寮


(全文完。原文刊载于《建筑学报》2015年8期,总第563期,如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建筑学报

本期微信编辑: 陈佳希 孟夏



作者: 建筑学报
发布日期:2015-11-17 15:28:01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