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国际创业周∣“创业工厂”麦刚:盲目创业和盲目投资是种浪费

从业天使投资20年以来,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创业工场创始人麦刚将2012-2015年称为是“最疯狂的年代”。“近年互联网创业者和天使投资的数量增加太快了,





从业天使投资20年以来,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创业工场创始人麦刚将2012-2015年称为是“最疯狂的年代”。


“近年互联网创业者和天使投资的数量增加太快了,快到有些不正常。而当这波浪潮退去时,绝大部分的人将是‘没穿底裤’的。”麦刚强调,盲目创业和盲目投资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


11月15日,在2015武汉国际创业周开展日暨武汉国际创业创新论坛现场,记者围绕天使投资发展、创新创业新机遇、政府推动创业等问题独家专访麦刚。



创业代表广度,创新代表深度


《支点》:有观点认为“创意要烧钱,创业能赚钱”,而两者之间的纽带便是创新。不知您的“创业工场”命名是否也出于这种逻辑?


麦刚:我不是从这方面考虑,而是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角度思考的。


大众创业代表广度,因为创业涉及众多小微企业;万众创新则代表高度,因为创新要放在全球视野之下来做。


这次创业浪潮中如果出现了源于中国、走向世界的公司,那它必然是将“创意、创新”结合得很好的企业。


IPO注册制:资本市场不再只为“权贵阶层”服务


《支点》:在IPO放缓的大背景下,您倾向怎样的退出方式?


麦刚:最后能不能退出、如何退出其实不是投资人所能选择的,而是被投企业努力的结果。具体运作时,上市、卖掉、再融资这些退出方式我都会考虑。


《支点》:未来IPO注册制实施后,对天使投资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麦刚:过去国内资本市场体系主要为“权贵阶层”服务,并未普惠到所有群体。而IPO注册制将是中国资本市场成熟、平等、公平的重要特征,无论创业者还是天使投资人都将从中受益。


创业不存在“充分条件”


《支点》:很多天使投资人都会分析优秀创业者需要具备的特质,但我认为这些都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麦刚:的确如此,创业成功从来没有充分条件。就互联网领域而言,我认为3-5年后再回头看,这一波创业潮中留下的“独角兽公司”会在300家上下。


这个数量有人可能觉得不错,但你得想到这几年创业者、投资人数目增加了多少,投资人数量又增加了多少?所以说创业与天使投资都一定是小概率事件。


加强“社交”就是抓住“前沿”


《支点》:不少传统企业结合互联网进行转型时,在无法接触到国际国内一线行业动态的情况下闷头创新、步履蹒跚。这一问题应如何解决?


麦刚:我认为互联网时代来临之时,并非只有所谓的互联思维玩家才能成功,任何一个背景的人包括传统企业家都可能有他的合理着眼点。


这一过程中,传统企业了解前沿信息的最大渠道不是媒体、书本,而是来自于社交。在与互联网圈内人士增强互动的过程中,会自然而然地了解一线信息。


与专业机构充分结合


《支点》:每当谈起创新创业,大家往往会提到“理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打造良好创业环境”。我的理解是目前中央层面对这一点理解颇深,但是往往基层(尤其市县级)落实程度不够。这方面您有没有一些建议?


麦刚:中国幅员辽阔,每个地方产业特点都不一样。所以各地政府根据当地特色来制定合理的扶持政策,其实也是促进创新、创业的重要出发点。


当然,在促进创新创业的具体过程中,各地政府要与专业机构进行合作。譬如大部分政府引导基金方向都是正确的,但具体实施方面还值得充分打磨。


《支点》:但国内一流投资机构似乎不太愿意与政府合作设立政府引导基金。


麦刚:政府引导基金通常带有一定社会职能,市场化程度不够充分。而一流的市场化投资机构一般都希望得到充分的自由度,不希望有太多约束。


举个例子,不少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都会有倾向于本地项目的要求,但国内最具价值的项目一定是集中在经济发达地区。


当然,我并不认为相对落后的地方没有投资机会,而是指当地项目的格局、规模可能相对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