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凌云:中国宪法史上的国歌中法评·宪法日特辑

本期推送参考余凌云老师的《中国宪法史上的国歌》一文,首发于《中国法律评论》2015年第1期,敬请!预览全文,请点击《中国宪法史上的国歌》。作者简介余


本期推送参考余凌云老师的《中国宪法史上的国歌》一文,首发于《中国法律评论》2015年第1期,敬请!预览全文,请点击《中国宪法史上的国歌》。



作者简介
余凌云,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在中国传统中,为烘托气氛,隆重的典礼仪式上少不了典雅庄重的乐章,所以,引入国歌,也顺理成章。只是清末以外交、军队仪式为目的,是外国人有之,吾亦应有之的心态。到民国初年才 开始渗透出政治意念,真正认识到国歌能够唤起大家“爱国的念头来”,有着润物无声、潜移默化的教化作用,并从“精神传承”、革命性上寻求现实变革的正当性。清末以来,国歌的频繁更迭,也反映了国歌不仅是一个国家的象征,更是一个政权的符号,体现了统治的正当性。



音乐自古有之。乐记曰:“凡音者,生于人心者也,乐者,通伦理也。” 在漫长的历朝历代,国家也制定国乐,多指宫廷音乐,供庆典、祭祀时用。但国乐不是国歌。正如孙镇东所言,“王室统一天下,四夷皆为藩属。当时所谓国乐,不外表扬战功,歌功颂德之作,并无代表国家之国歌”。清末之后,才有国歌。历经北洋政府、袁世凯复辟、国民党执政、新中国,前后共产生(包括文字改动)了八首国歌。早期在用词上,国歌有时也用“国乐”指代。


自1954 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起,在先后四部宪法的文本中,国旗、国徽、首都都独占一章,结构略有变化,不过是分条规定还是一条胪列。显而易见的是,在2004 年之前,文本上国歌一直付之阙如。


建国初,仅定代国歌,不像国旗、首都、国徽都已陆续确定,1954 年宪法不列国歌,也有道理。1978 年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修改了宪法、通过了新国歌,1982年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又修改宪法、恢复了《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这两次人大会议都是就国歌单独形成决议,不入宪。但是,既然都已确定为正式国歌,宪法不做相应修改,似乎理由不很充分。直至2004 年宪法修正案,国歌才正式写入宪法文本。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在修改说明中仅说了寥寥几语,“赋予国歌的宪法地位,有利于维护国歌的权威性和稳定性,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感和国家荣誉感”。


国歌史的梳理


(一)清末的《华祝歌》、《巩金瓯》

最早提议制定国歌的是曾纪泽。他是曾国 藩的次子,1787年出任清政府驻英公使,1880 年又兼任驻俄公使。在很多外交礼仪中需要演奏国歌,清政府却无,颇令人尴尬,“常感缺憾之 不足以壮国威”。曾纪泽本人谙熟音律,便自 创“国调”,在其使西日记中多处记载他制作的《华祝歌》,7并在一次博览会上首次作为中国国歌演奏。

据说,《华祝歌》的歌词如下:


圣天子,奄有神州,声威震五洲,德泽敷于九有,
延国祚,天地长久,和祥臻富庶,百谷尽有秋,
比五帝,迈夏商周,梯山航海,万国献厥共球。


曾纪泽也曾将自己填词谱曲的《华祝歌》上奏朝廷,希望采纳为国歌,却未被准奏。1885年, 曾纪泽离任回国,《华祝歌》欲作国歌之事也不了了之。后来,在议论国歌时,曾纪泽的《华祝歌》 也被批评,曹广权认为其“声调慢缓”,比利时 外交官斐罘认为“此乐声音蝉缓,令人易倦”。


小野寺史郎指出,清政府对国歌的认识和国旗一样,也是出自“与西洋举行的外交仪式中的 必要性”,以及当时建设之中的近代军队也受西 洋影响,需要类似的歌。陈恒明认为,清末推 行新式教育制度,各级学校纷纷制作爱国歌曲教唱,也是促成国歌制定的重要因素。其实,一些知识分子很早就认识到国歌、爱国歌对于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其中,李叔同的《祖国歌》 影响最大。因国歌暂缺,在一些民间场合,也用某些流行颇广的爱国歌来代替国歌。


但是,国歌不像国旗,在清政府看来,之所以要有国歌, 仅是出于外交仪式、 学校典礼、 军旅仪仗等方面需要的考虑,没有解决纷争之急迫, 所以,不急不忙,一直拖到1910年才着手制定。


1910年4月,先由礼部左参议曹广权上奏,“各国皆有专定国乐,极致钦崇,遇亲贵游历,公使燕集,既自奏其国乐,又必奏公使等本国之乐”,“国乐亟需编制,拟请饬下出使各国大臣, 考求乐谱咨送到部,以便会同乐部各衙门,延聘海内知音之士,公同考订参酌古今编成乐律,请旨颁行”。


12月25日,礼学两部会同军谘处、陆军部、海军部议复。准奏之后,从康熙、乾隆时所作的 皇室颂歌中选了几首曲子,礼部聘请清华大学堂 京剧专家傅侗改写曲谱,翻译家严复填写歌词, 词名《巩金瓯》。当时还未用五线谱,原歌由工尺谱谱之。该国乐专章由典礼院缮单上呈御览, 清帝溥仪于1911年10月4日降谕,认为“声词尚属壮美,节奏颇为叶和。著即定为国乐,一体遵行”。

《巩金瓯》歌词为:


巩金瓯,承天帱,民物欣凫藻,
喜同袍,清时幸遭,
真熙皞,帝国苍穹保,
天高高,海滔滔。


这是中国第一首正式的国歌。但数日不到,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宣统皇帝逊 位,该国歌未待普及,就成遗作,“实际使用此‘国 乐’的机会应该不多”。


(二)袁世凯的《中国雄立宇宙间》、北洋政府的《卿云歌》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伊始,由教育部牵头,通 过非常民主的方式征集国歌词谱。1912年2月, 教育部在《临时政府公报》、《民立报》等报纸 上发布公告:


国歌所以代表国家之性质,发扬人民之精 神,其关系至大。今者,民国成立,尚未有完善 之国歌以供国民讽咏,良用恧焉。本部现拟征集 歌谱,俟取材较多,再敦请精于斯学者共同审定,颁行全国。


当时,教育部在“附告六则”中列明的国歌标准:“一、歌词,一章或三四章均可;二、词宜简短,每章勿逾百字以外;三、藻采勿尚以清, 显而不俗为最宜”。教育部改为先征歌词,再求声谱。并 向蔡元培、张謇、梁启超等名士约稿,仅章太炎、张謇、钱恂、汪荣宝4人应约提交了歌词。其中,汪荣宝改写的《卿云歌》入选。

歌词为: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时哉夫,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


古琴弹唱《卿云歌》· 表演:丁承运

歌词前几句采自《尚书•大传》之“虞夏传”,据传为虞舜所作。“时哉夫,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是汪荣宝加上的。在他看来,选用《尚书》, 是尊重传统。但原歌词嫌短,而且,民国改制共和,不是尧舜禅让,所以加上这两句,“以表明中华 民国的民主和顺应时代之意”。内务部请比利时 籍作曲家约翰•哈士东为之谱曲。此歌曾用过一 次,是为应付国会开幕典礼之急用,但从未正式 公布,外间多未知晓,更谈不上流传。


期间,又有一个短暂插曲。1915年,袁世凯 命令礼制馆从速制定“国乐”。由满人荫昌作词、 王露作曲的《中国雄立宇宙间》,于5月23日袁世凯批准,“定为国乐”。这是中华民国正式 颁布的第一首国歌。荫昌是满清显贵,嗜好昆曲,该国歌的曲调也脱胎自昆曲,王露留学日本,“故 此歌后两段多日本和歌之味”。

《中国雄立宇宙间》歌词为:


中华雄立宇宙间,
廓八埏,
华胄来从昆仑巅,
江湖浩荡山綿连,
共和五族开尧天,
亿万年。


此歌颁布之后,东北、华北各级学校列为必唱歌曲,但不受欢迎。该歌还在教育部审议时, 时任教育总长汤化龙就曾逐字逐句批驳,指为不通。


1919年11月教育部决定成立国歌研究会,延请文学及音乐专家议决。最后 据说还是章太炎提议,选择了汪荣宝推荐的《卿云歌》为国歌,由萧友梅谱曲,理由是,


撰拟新词,不如仍用《尚书•大传》所载虞舜《卿云歌》一章。绎义寻声,填制新谱,庶全国人民易生尊敬、信仰之心,而推行无阻。且其所谓‘卿云纠 缦’,实与国旗色彩相符;‘复旦光华’,并与 国名政体隐合。

1920年10月,由国务会议通 过,1921年7月1日开始实施。

《卿云歌》的歌词为: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汪荣宝最后加上的两句“时哉夫,天下非一 人之天下也”,定稿时被删除,主要是因为“古 诗加新词,又古又新,混淆不清”。


这首歌据说传唱了很久,直到国民革命军北伐完成才停止,有的地方,可能直到1930年国民 政府公布以党歌代国歌为止。但是否普及,很难判断,至少在学校得到了相当的普及。1921年, 在法国勤工俭学的中国留学生反对北洋军阀秘密借款,进驻里昂中法大学。法国警察逮捕了蔡和森、陈毅、李立三等一百多名学生。为表示抗议,陈毅带头唱起了《卿云歌》。


(三)国民党以党歌代替国歌


1926年7月2日,在国民政府教育行政会议上通过“推行国歌案”,决定:(1)由 教育行政会议制定国歌;(2)先定文字后定谱;(3)在国歌未颁布之前,废卿云歌等,以国民革命歌代之。

《国民革命歌》歌词为:


打倒列强,打倒列强,
除军阀,除军阀。
努力国民革命,努力国民革命,
齐奋斗,齐奋斗。
工农学兵,工农学兵,
大联合,大联合。
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帝国主义,
齐奋斗,齐奋斗。
打倒列强,打倒列强,
除军阀,除军阀。
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
齐欢唱,齐欢唱。


《国民革命歌》创作于北伐,为黄埔军校校歌,据说是由黄埔军官学校政治部一名同志(姓名不详)作词,(还有一说,词作者是廖乾五,他是 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主任、共产党员),曲调取自法国民歌Are you sleeping,中文译名为《雅 克兄弟》。因歌词中反复吟唱“打倒列强”,与外交实有不便。以此歌代替《卿云歌》,只是为了宣示革命精神,为北伐应急而已。


国民政府的国歌是由国民党的党歌而来,即《三民主义歌》。党歌的曲调是征集而来,由程懋綺作曲,程为之作和声,歌词是孙中山于1924 年6月16日主持黄埔军校开学典礼时的训词。 1928年,经戴传贤提议,定为党歌。1929年1月10日,经国民党中央常委会核定,向全国颁行。

《三民主义歌》歌词:


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
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


《三民主义歌》


(四)新中国的《义勇军进行曲》



《义勇军进行曲》是电影《风云儿女》(剧 本由夏衍创作)的主题曲,田汉词,聂耳曲,这 也是聂耳短暂生命中谱写的最后一支曲子。聂耳为了增强歌曲的效果和力度,对原歌词略加修改,一是在“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之后, 增加“起来!起来!起来!” 二是将原歌词“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前进! ”改为“冒着敌人的炮 火前进!”三是在原歌词最后一句增加了“前进!前进!前进!进!”


1949年7月4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 备会第六小组,也就是专门负责研究草拟国旗、 国歌、国徽、纪年、国都等方案的小组,召开了第一次会议,推选郭沫若、田汉、沈雁冰、钱三强、 欧阳予倩五人组成国歌歌词初选委员会,郭沫若 为召集人。通过启事,向海内外征集国歌词谱。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第一次会议在北平隆重召开。9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南海丰泽园主持召开了国旗、国徽、 国歌、国都、纪年协商座谈会。徐悲鸿提议’ 以《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代国歌。李立三、郭沫若、田汉认为,原歌词应作修改。张奚若、黄炎培、梁思成等委员认为,这首歌是历史性的产物,为保持其完整性,词曲最好不作修改。毛泽东、周恩来赞成,表示今后仍要“居安思危”。


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


《义勇军进行曲》歌词为: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前进!前进!进!


美国男低音歌唱家Paul Robeson1949年唱中国国歌

10月1日下午3时,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 开国大典,伴随五星红旗冉冉上升,《义勇军进 行曲》作为国歌第一次奏响。


在十年浩劫中,田汉受到迫害,《义勇军进行曲》被禁唱,只是在外交场合演奏曲调,不唱歌词。61《东方红》实际上成为了 “代国歌”。


1978年3月,为填补歌词,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成立了国歌征集小组,由郭 沫若草拟新词,经集体讨论修改,最后大会以举 手表决的方式通过了新的国歌歌词。国歌歌词中 有“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奔向 共产主义明天”等当时流行的政治口号,国歌的 作者被注明为“聂耳曲,集体填词”。

新国歌的歌词为:


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
万众一心奔向共产主义明天。
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地斗争。
前进!前进!前进!
我们千秋万代,高举毛泽东旗帜,
前进!前进!!前进、进! !!


新国歌的歌词显然具有很强的当下政治韵味。对此一直存在不同意见。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 会第五次会议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通过《关于中华 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决定: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正式定为国歌,撤销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1978年3月5日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定。2003年10月,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决 定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写进 宪法。2004年3月14日,经第十届全国人民代 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全体代表审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赋予国歌以宪法地位。


国歌的宪法意义


首先,在中国传统上,隆重的典礼仪式上少 不了典雅庄重的乐章,以烘托气氛,所以,引入国歌,也顺理成章。只是清末以外交、军队仪式 为目的,是外国人有之、吾亦应有之的心态,是 为了不失礼。到民国初年才开始渗透出政治意念, 真正认识过国歌能够唤起大家“爱国的念头来”,有着润物无声、潜移默化的教化作用。尤其是当 时文化尚不普及,读书识字的人百无一二,学唱 国歌、向国旗敬礼,更是一个训练国民、爱国教 育的有效方式。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教育部在国歌征集启事中就指出,国歌“代表国家之性质”, “发扬人民之精神”,这种认识已基本贴近国歌 的本质了。


其次,清末以来,国歌的频繁更迭,也反映 了国歌不仅是一个国家的象征,更是一个政权的符号,体现了统治的正当性。因此,国歌由民意 机关通过民主程序选定,也更贴切妥当。吟唱国 歌,便是在不断地对国家、对民族、对政权表达 认同、表明立场、表示忠诚。


最后,可以说,在北洋政府的《卿云歌》之前, 都注重传统,从“精神传承”上寻求现实变革的正当性。北伐时期,《国民革命歌》作为代国歌, 开始融入了革命性,直接以党歌代国歌,体现了 国民党的党政不分、以党治政。普及国歌,渲染 的不仅是爱国,还有爱党。新中国时期的国歌,也颇强调国家、政权与革命性的有机统一,以及中华民族“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


中国法律评论
态度 | 力度 | 温度
长按二维码,中法评
回复下列关键词,收看往期精彩文章:

人贩死刑 | 十二公民 | 中国法官 | 林来梵 | 陈瑞华 | 打车 | 控烟 | 言论自由 | 城管 | 援用宪法 | 法学青年 | 中国国歌 | 外国投资法 | 车浩 | 孟勤国 | 香港 | 法官尊荣 | 阅读苏力 | 教师节 | TPP | 民法典| 徐显明 | 刑九反思 | 王泽鉴 | 部门宪法 | 傅郁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