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习与三岁看老

中国有句古话“3岁看老”。如果从一个孩子幼时的表现来判断他未来的人生,未免荒谬,但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线版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却有可能为

中国有句古话“3岁看老”。如果从一个孩子幼时的表现来判断他未来的人生,未免荒谬,但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线版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却有可能为这种“古老的智慧”提供某些科学上的支持。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婴儿大脑的发育与其语言的学习过程密切相关——而3岁,正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
  成人直接与婴儿对话的重要性
  父母与婴儿之间进行谈话的次数越多,孩子掌握词汇的能力就会越快,这已经是一个被认可的事实。但直到1995年,科学家才开始解释这种影响和差异最早在何时开始显现。那一年,美国堪萨斯大学的两位学者贝蒂·哈特与托德·莱斯利,发表了一份历时10年完成的研究报告。该报告以堪萨斯城42个家庭为样本,主要研究了家庭成员间的谈话模式和频率。哈特和莱斯利从研究中发现,孩子3岁时,父母与之交流时所使用的词汇量,与其9岁时的学习成绩有着密切的关系。
  可以说,这一研究结果,不仅让人们对美国政府涉及婴幼儿及其父母的一些政策提出了质疑,也令公共政策的制定者们陷入深思。因为按照该研究的结论,当前以4岁作为儿童就读幼儿园或托儿所法定年龄的规定,实际上是滞后的。后期的学校教育并不能弥补此前家庭教育上的缺失。不过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理解和重视儿童的词汇学习。这在今年的美国科学促进协会年会上就表现得非常明显。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安妮·弗纳德博士的演讲,她将词汇学习影响儿童智力发育的时间进一步提前,并在研究中加入对儿童家庭环境因素的考量。而在弗纳德看来,早在出生后18个月婴儿开始蹒跚学步,并且只会说出十几个单词的时候,贫困家庭出身的孩子,在智力发育上就已经比一些殷实家庭的同龄人落后了几个月。

  弗纳德的判断来自于她主持的一项实验。该实验让受测婴儿坐在母亲的膝上,然后向他们出示图案分别为狗和球的两张图片。此时,一台录音机会播放要求婴儿看向有球图片的声音,一架相机则会纪录他们作出正确反应的时间。实验结果显示,在18个月大时,家境偏优的婴儿看向正确图片的时间是750毫秒,比家境较贫困的孩子快了200毫秒。弗纳德表示,这短短一瞬,暗示着一个差距的形成。
  在研究者看来,这种悲哀的差距是一个日积月累的结果。受调查的孩子们2岁时在词汇、组织等语言技巧上就已经有着6个月的差距,原因则是婴儿从自身所处语境中学习的新词汇,一个孩子理解已识单词涵义的速度越快,就越容易掌握未曾见过的生词。
  不过,从弗纳德的研究中,人们也清楚地看到,婴幼儿对词汇的掌握,是建立在成人直接与之对话的基础之上,而非随意听到的他人谈话。这意味着仅仅是把婴儿车推到电视机前的话,即便高学历的父母整日在外边与他人谈论柏拉图,也不会对孩子发挥任何作用。
  语言的掌握与大脑的发育
  语言掌握的差别,也会表现在大脑的发育上。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金伯利·诺贝尔在美国科学促进协会年会上,就演示了语言能力上的差别如何影响大脑负责语言处理的结构组成。尽管她并未证明聆听对话可以促进大脑的发育,但诺贝尔的理论与当前关于经验如何塑造大脑的既有理论保持了一致——婴儿出生时自带有1000亿个神经元细胞,其之间的联系、结合在出生后的第一年呈指数倍增长——而正是这些神经元之间的组合形式,决定了大脑功能的强弱以及学习内容的偏好。
  当孩子3岁时,大脑中拥有1千兆个神经元组织,此时他从环境中获取到的生活经验,将决定大脑中的哪些内容得到强化,而哪些会遭到删减。这一逐渐发生又不可逆转的过程,决定了孩子今后一生的发展轨迹。
  幸运的一点是,人们能够通过各种方法改变这一进程。首先便是从父母做起,方法也并不复杂,那就是多和孩子说话。此外,还有很多工具可以借助。语言环境分析设备LENA也是其中一种。它很像一种计步器,但记录的不是步数,而是通过分析孩子所听到的对话来追踪词汇数。这种设备一开始只是用于学术研究,但看到家长们经常要求索取它记录的数据之后,专家们便将其开放成为供父母们监控、矫正孩子语言模式的民用设备。
  目前,这种工具的应用功效得到了一些方面的验证。儿科医生达纳·苏斯金德博士借助LENA设计了一套名为“3000万词汇起步”的疗法,每周深入芝加哥市的家庭,帮助孩子提高语言能力;罗德岛首府普罗维登斯市的市长,已经启动了一项使用工具促进该市学前班学生词汇能力的项目;全美许多地方的儿童医护人员,正在积极向父母群体推广相关研究,鼓励他们经常和自己的孩子对话交流……这些有益的措施效果显著,且花费寥寥。
  此外,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年一月份已经督促国会和各州政府为4岁大的适龄儿童提供更高水平的学前教育。这可谓开了一个先河:30个州的政府包括哥伦比亚特区在2014财年将大幅提高学前教育的支出,全美范围内同比达到了6.9%。
  不过,人们也应看到,这些学前教育项目虽然有益于提高儿童的计算、社交能力,并为他们升入小学做好准备,但并未解决此前弗纳德、诺贝尔、苏斯金德等研究人员发现的那个社会问题——由家境造成的孩子脑发育方面的差距。《经济学人》杂志指出,相对来说,生于知识阶层家庭的孩子,在3岁时所听到的词汇总数,要比贫困家庭的孩子多3000万个。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令人心酸的数量差,正发挥着它的影响。



来源:石屏读书郎



作者: 语言研究
发布日期:2015-12-17 14:10:53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